盛世国际开户注册

盛世国际开户注册   服务热线 400-788-6666      微信扫一扫 
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展示
盛世国际开户注册

0771-2888888 218888

支持:盛世国际开户注册
电话:0771-2101688 2100686

时间短就这么快确定关系也不能说是草率和轻浮

时间:2017-08-24 18:43

 
  
  中午的时候,李飞带着张凡回到了市区,在工人路口的天天粥棚吃了午餐后,李飞把张凡带回了自己的住处。和昨天的想法不同,昨天,张凡和自己的关系还只是一种普通的认识关系,甚至连朋友都不能算的上,可只是过了短短的24个小时,两人的关系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两个合适的人赶在一起了,确定了就确定了很正常,如果两个合适的人赶在一起了,一直不确定关系才是真的不正常,又比如,两个不合适的人再怎么赶在一起,到头来还不是形同路人!
  
  而现在则不同,李飞和张凡的关系经过一晚上奇妙的发展基本上确定了关系。进到飞的屋里,张凡兴奋得看看这摸摸那。李飞租住的是一个标间房,有厨房卫生间的,虽然屋里的东西多些,但也被天生爱整洁的李飞收拾的有条有理。张凡突然间涌出一种幸福感,和这样的一个爱干净整洁的男生生活在一起一辈子是多么地有情调啊!想到这些,张凡情不自禁地转过身看飞,哪知道李飞也正看着她瞧瞧这摸摸那的样子出神,是啊,这间房子里不正是缺少一个像张凡这样的女主人吗!
  
  两人的目光相遇,李飞情不自禁地伸开双臂,敞开怀抱,张凡也乖巧地扑进来,李飞紧紧的抱住张凡,就这样,两人都是一言不发,紧紧地,沉默地,深深地,像要把彼此抱成雕塑,像要把彼此抱进自己的生命里,像要把此刻抱进时光的永恒里……
  
  张凡是南阳南部山区的一个女子。其实,张凡的家庭境况有些差。张凡姐妹三个,父亲的身体不怎么好,再说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一个月能有多少收入,加上母亲有着缠人的哮喘病,她的这种病不能离开药。姐姐已经远嫁他乡,家里还有一个妹妹上初中。懂事的张凡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就从大二时利用课余时间白天在学校西边兴华街上的一家复印店打零工。晚上则帮一家卖洋酒的门市做零工,所以张凡对于洋酒可不陌生。
  
  她的生活费来源有很大一部分是自己课余打工赚来的。有时洋酒店晚上关门很晚,学校大门已经上锁,为了工作的方便,张凡便在附近的城中村路砦租了个小房间。她生活很简朴,自己不需要的东西从不乱花钱,平时穿衣也是很简单,一个季节的衣服也没有几件,不过因为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穿上什么都好看,却也不显寒酸。
  
  等到毕业就好了,可以一心一意地去上班,工资也会高出好多,自己花不完,也可以周济家里一些!张凡总是这样想。
  
  相对张凡在路砦的住处自己住的地方离郑大也有些远,李飞本来想说让她搬过来住的,后来想了想算了。一是确实有些远,张凡来回不方便,另外两人刚刚确定关系,现在说这些未免有些过早,也显得自己对张凡的不尊重。以后再说吧!
  
  “下午去银基商贸城给你买几件衣服吧?”李飞了解了张凡家里的情况之后,心里有些不舒服“以后也不要去洋酒店上班了,晚上一个女孩子在大街上走不安全!”李飞的言语里充满了对张凡的关爱和担忧。
  
  “不用买了,我还有穿的,这牛仔裤简单大方永远不过时,再买也是浪费钱,也穿不着。”张凡轻言婉拒了李飞的好意“你那1000块钱我下个月再还你吧。”
  
  “你这妮子,我们已经……还给我谈钱!”李飞嗔怪到。
  
  “就谈,就是结婚了也要谈,我们老师说了,女人要想独立必须有经济!”说得还理直气壮。
  
  “好好好,你老师说的对,好吧!”李飞拿她没有办法,但也对张凡又多出几分好感来!这年月,有她如此想法的女孩子已经不多了。
  
  “关于邀约的事儿你不要着急,这事儿得慢慢来,这几天你先考虑一下邀约的对象,等考虑好了给我来个电话。”李飞骑车把张凡送到郑大北门。
  
  “李老板,我老家来了一个新朋友,有点不太好搞定,你过来给看一下吧!”中午,李飞午睡睡得正香,李阳打来了电话。李飞知道,肯定是李阳他们几个把人家的人身自由给限制了。其实李飞对传销的这一套很反感,人家做不做得人家自己决定啊!怎么动不动就限制人家的自由,生怕人跑了,像看管犯人一样时时刻刻看着人家!当时自己来这里时不也差一点被刘伟给“留”这里吗!想起这,李飞摇了摇头。
  
  “好吧,我马上就到,你们先陪他说说话,稳住他。”瞧,自己也是这个样子了,没有办法,你不给他洗几次脑,他总是想溜!
  
  来到何庄,李飞刚把摩托车停在院子里,杨老师的老婆就围了过来:“兄弟,来啦,弟妹呢?你这个女朋友长得可真是叫一个俊,和你走在一块,啧啧!”
  
  “送她回学校了,还不是弟妹呢,才刚开始……”
  
  “哎呀呀!那还不是早晚的事,大老爷们,害什么羞啊!”她说话的语气让李飞想起了细脚伶仃的圆规——“豆腐西施”杨二嫂。李飞锁好车子,扭身刚想往二楼去,“杨二嫂”却拉了飞的胳膊一下:“哎!对啦兄弟,到我屋里来,我问你个事。”李飞听她如此说便随着她来到屋里。
  
  “这里的人我问了好几个了,他们都不给我说实话,兄弟,我看你是个实在人,你可不能瞒我,得给我说实话,嫂子我一天弄不清楚这事,窝在心里就难受一天!”到底是什么事啊这么严重,还“难受”,可能不是什么好事,且听它说的是什么事吧,李飞跟着她进了杨老师的屋。
  
  “你给我说说那个小狐狸精是咋勾引你杨哥的?”这“杨二嫂”张嘴就来了这么一句。
  
  “小狐狸精?谁啊,谁是小狐狸精?”李飞被“杨二嫂”问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李飞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大概意思整明白了,团队里有一个女的“勾引”杨老师,这“杨二嫂”得知后,不愿意,要找“小狐狸精”算账!可是苦于没有什么证据,正在收集证据呢。
  
  “兄弟,你也不给你嫂子一心是不是啊,你嫂子对你不赖吧!”
  
  “不是这个意思,嫂子,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你看哈,我晚上基本都没有住过这里,这里发生的事我是很少知道的,再者说,我也不是那种爱打听事的嘴八卦。”李飞感到很冤枉,申诉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嫂子。”李飞被她搞得倒真想了解是怎么回事了,毕竟杨老师是这座楼的楼管,也是李飞所在团队的做的最大的一个领导,团队里的大部分常务都是他主持的,如果杨老师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也会影响到整个团队的健康发展和运行,所以,李飞对于这个事儿真有必要整明白。
  
  “是这么回事,你杨哥不是在这里带着你们在做这个事业吗,我在家里带着孩子过生活,孩子不是正在上学吗。可是前几天我听从这里回去的一个老乡说:有一个禹州的女的正在勾引你杨哥,还说,你赶快去吧,去晚了就没有我的事啦,我一听心里这个急,安排好家里的事,第二天我就带着孩子来这里啦,后来我见到了那个女的,哎呀,你不知道,长那个样还勾引你杨哥,这个小狐狸精,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那样,还称!”这“杨二嫂”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李飞也总算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按这里的规矩说,下线和上线走得密切一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为了共同的进步吗!
  
  “这个女的是谁啊?”
  
  “看样子兄弟你真是不知道,就是后院二楼上住的禹州的,王娟!”那王娟两个字说的极为难听!
  
  王娟?李飞在脑海里搜索着,好像刘伟给他讲过的,是杨老师的直接下线,可这个勾引的事到底有没有呢,对于这个事,李飞真是很有必要弄清楚!到底是真的有此事,还是有人误传,这个事一定要搞搞清楚,李飞暗暗地想。
  
  找刘伟应该能了解清楚,记得以上刘伟曾经给自己说过的:刘伟是王娟的下线,老周是刘伟的下线,后来老周又发展了自己。现在,王娟,刘伟,老周三人都是一天腿走路,还没有挣到一分钱呢!唯独自己的业绩还好些,正因为这样,自己才不想自己的上上线闹出什么不好的负面影响,一旦有什么影响,这将是对自己的团队来个致命的打击!
  
  传销确实是个人帮人的行业,你在帮助别人的同时其实也是在帮助你自己。自己已经投进去近两万块了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出什么纰漏!李飞很自私地为自己想了一把。